玖岐

一寸心。

空城

知道吗,北方有一座白色的空城。

寂静的白色的城。

它常年笼罩在缓缓而落雪里,雪落是这座城唯一的声音。

“啪”

“啪


亡者在大雪中寂寥的叹息,逝去的魂灵盘旋在城的上空,回忆着这漫长的冰封前不同的四季之景。

每一片雪都是寂静的,从浓郁的藏苍的天瞳里落下来,落下来。


在不存在风声的城里,雪落是唯一的声音。


这是失去了季节的荒芜之城,自时间的轮轴在战火炮声中崩坏四散,它的生机就凝固在那场雪中。

我在城中,日复一日,扫开积雪。


合上白色的的城门,掏出鲜红的跳动的心脏。

守城人的心脏,是最坚不可摧的锁。


随着候鸟转头向南,南下去寻找那些四散的轮轴。

这么漫长的岁月,我也渐渐开始怀念流转的季节。

和破碎的阳光。


和春 和夏 和秋


一年又一年,一处又一处。

走过无数的地方,遇见无数的人。


然后,

踏上归途。


红彤彤的心脏白色的城门上跳动

“扑通”

“扑通”

雪落不再是空城唯一的声音。

守门人的心跳回荡在城中。

它在召唤我的归来。


把心脏放回胸腔,我推开白色的城门。

我离开多久了呢

我在积雪中蹒跚前行。


打开钟楼的木门,螺旋的楼梯盘旋上升。

一阶 ,一阶 ,一圈 ,一圈 ,

我终于见到了时间的管理者。


将轮轴一个个填上空缺,使齿轮契合。


只剩最后一步了


我躺入铺着丝绒的铁匣子,盖子无声的合上

我听见“咔哒”的锁声。


我闭上双眼的那一刻,

轮轴转动,齿轮咬合,

沉寂了世纪的钟楼敲响,时间与季节再度流转。


在意识的涣散中,我恍惚闻到了蔷薇的香气


终于记起来了。

这座城,是有名字的。


我记得,它叫朔方。


评论

热度(4)